Jhin

终有一日,我的天才定会被人理解

凑不要脸地推一下自己的文,好像现在只有晋江才搜得到qwq

我现在是一个原创作家

STOP IT

RHEA:

不管你是黎明杀机玩家,还是第五人格玩家,还是去玩黎明杀机的第五人格玩家并且你有一肚子话想说


那都和任何人没有任何关系,请不要打上两个tag义愤填膺激昂文字觉得自己是正义小卫士
nobody cares靴靴,你是谁啊?你想玩什么关我们什么事?


如果你真的爱黎明杀机,就产产粮,再不济你给产粮的小可爱们点喜欢推荐,给他们评论,不管是不是太太,支持他们产粮的行为


如果你真的爱黎明杀机,就在你的列表和三次中抵制第五人格,让不明真相的群众知道事情的原委,让嚷嚷玩法已授权的火星选手知道其他的石锤


而不是打上两个tag疯狂引战极尽侮辱之能事,正义感爆棚自我感觉是黎明杀机铁粉


🙏希望某些人懂。

。全部改原创了,不然删文吧。后期再自己完善一下人物性格,所有文人物名字都会改。
改成与d5无关,毕竟自己心血删着删着舍不得了。

吾爱。烬背景故事

  作为一名心思缜密的癫狂杀手,烬坚信谋杀是一门艺术。他曾在艾欧尼亚的监狱中服刑,但却因为执政议会里涌动着的暗流而得到释放,成为了权术斗争所利用的刺客。烬将手中的枪当成画笔,尽情地挥洒他所追求的残忍艺术,让受害者肝胆俱裂,令旁观者震悚难平。他在自己制作的阴森剧目里肆意取乐,让“恐怖”二字有了最合适不过的,使者。

  长年以来,臭名昭著的“金魔”一直肆虐在艾欧尼亚的南部山区。在芝云行省当地,这个怪物杀害了成群结队的旅行者,有时甚至会摧毁整片农庄,只留下扭曲支离的尸体。武装民兵搜遍了丛林,各地城镇雇来了恶魔猎人,无极大师们巡逻在每一条大道上——但是怪物的暴行丝毫没有收敛。

  万般绝望之下,芝云议会派出了一位特使,前去寻访苦说大师,请求他的帮助。听罢特使的求告后,苦说编造了一个借口,解释自己为什么不能出手。但一周之后,大师本人带着自己的儿子慎,还有他最钟爱的弟子戒(注:叛出师门前,劫的名字为戒),打扮成游商的模样,进入了芝云境内。他们暗中走访了无数惨遭袭击的受害家庭,详细探查了阴森的罪案现场,寻找每一丝与凶手可能有关的线索与痕迹。

  整整四年的漫长调查,让这三个男人都变了许多。苦说大师一头显赫的红发已然转白;一向以机智幽默著称的慎变得不苟言笑;而苦说大殿中的明星弟子戒,也开始挣扎于自己所参悟的学问。当他们最终确定了一条指向谋杀的线索时,大师却说了这样一番话:“善与恶,并不确实。两者起自人心,见影之道不同而已。”

  在后世诸多剧目与史诗的描绘中,“金魔”的落网可称得上是苦说大师第七桩,也是最后一桩轰动世人的丰功伟绩。湛春节的前夜,苦说大师伪装成一位知名的书法家,混在许多艺术家之中来到了吉雍道。很多人都觉得只有邪灵才能犯下那些非人的罪行,然而苦说大师却意识到凶手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——人们口中所说的“金魔”,其实只是一个芝云境内巡回的剧团中的舞台管理员,名叫卡达·烬。

金色恶魔(第二人称乙女向,烬同人文)
  我爱烬!!!简直要无法自拔了。最近在用skt皮肤,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台词:一生只爱一人,太苏了!是不是我太爱烬幻听了。。。。
  自从和烬在一起以后已经过去几个月,你们一起生活,烬虽然帮艾欧尼亚政府工作,但照样一贫如洗,不过这并不妨碍你爱他。
  你是一个来自现代社会的21世纪软妹子,在来到这块瓦罗兰大陆时你什么也不会,为了能和烬并肩而行,你流着泪杀了第一个人,那时你精神接近崩溃,但想到了烬,你决绝地抹掉眼泪,往后还要为烬杀更多的人呢。
  你逐渐习惯了杀戮,但你的三观还是无法接受,尽管你知道你杀死的只是一个个数据罢了。
  你打心底里知道烬对这种艺术的力量无法抗拒,并且为之迷狂,所以你并不会像言情小说女主一样真善美,劝烬杀人是不对的,你只会站在他身后,他杀人,你要与他同罪。
  若是有一天烬出什么事了,你握紧了拳头,你一定会杀死烬的仇家,再痛快地给自己脑门上一枪。
  烬如往常一样戴着面具凑到你耳边,目光阴沉地问:“在想什么?”你被烬突然的靠近吓了一跳,随即笑嘻嘻地抱住他精瘦但充满力量的腰,你的头靠在他的胸口上,耳边是他强有力的心跳,烬确实太高了,这个整个瓦罗兰大陆最出色的艺术家,现在是属于你的。
  “我觉得好像在天堂啊。”你幸福地低语。
  烬好像颤抖了一下,整个人瞬间僵硬起来:“即便没有钻石?”
  你闷声笑了笑,有时候金色恶魔真是傻得可爱,老是忘不掉钻石的事,你在烬胸口蹭了蹭:“只要和烬在一起,哪里都是天堂。”
  高大的男人不说话,你以为烬是又害羞了,你不知道的是他汹涌的眼眸里黑风肆虐,目光灼热地盯着你的头顶,梦呓般轻轻说道:“真惹人疼。”
  烬有时会教你如何做一个好的艺术家,他抱着你的细腰修长的大手附上你的小手,再对着靶子瞄准射击,但是中间烬总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,使你觉得他在占你便宜。
  跟烬生活地多了,你发现他确实是一个很龟毛的男人。
  正如你读了千万遍都能背下来的背景故事一样,这个金色恶魔平常看起来是一个礼貌又害羞的年轻人。
  这也是你很喜欢烬的原因,设定够中二病简直炫酷到爆炸有没有!
  然鹅不幸的是你根本看不透烬在想什么,有时候你出个门去艾欧尼亚菜市场买菜,回来时就看见烬一言不发,一动不动地盯着你,尽管他情绪很少外露,但你就是感觉他在生气,到底是在气什么呢?
  这位艺术家不爽的后果就是当夜狠狠地折腾了你,花样百出。
  可是你还是好喜欢烬怎么办,你细细回味了一番,在日记中写下
  真的好带感。

金色天使(烬同人乙女向,第二人称)
   巨型ooc,受精卵文笔,不喜勿喷,我真的太爱烬了,那种感觉,不可或缺。
 
  你醒来时发现自己处在战场,周围是数不胜数的扭曲尸体,空气中充斥着惨叫和嘶吼,他们流血哀鸣,他们活蹦乱跳,你并不觉得害怕,甚至热血沸腾......不,那是一种接近病态的狂喜。
  这里是艾欧尼亚和诺克萨斯的战场,红色的鲜血唤醒自认为仁慈的艾欧尼亚人,对流血和杀戮的渴望。
  而烬,则是人性欲望中绽放出的,最美的罪恶之花。
  你通过一切途径,不惜任何代价,来到了这个虚拟的游戏里,在召唤师峡谷见到烬的第一眼,你就知道你为他而生。
  不远处,你看见你最爱的那个艺术家,带着面具,用他心爱的低语,创造一个个美轮美奂的艺术品,真是迷人至极......万众倾倒。顺便一提,他高瘦的身材,也让你迷恋到无法自拔的原因之一。
  你想要得到,却又害怕得不到,战争结束后,你偷偷跟着烬回家。
  他非常穷,但他才华横溢。
  你并不在意烬房子的破旧,小心翼翼地蹲在门口,怕打扰他工作,但你没有注意到的是,这位臭名昭著的金色恶魔,修长的手悠闲转动着低语,对准你的方向,用令人怀孕的声音说道:“你将,美不胜收。”
  “晚安。”你在门口瑟瑟发抖,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透过窗口深情地望了烬一眼,这个男人,是你活着的全部意义。
  “愚蠢。”面具背后的男人嗤笑一声,放下了火枪,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见到的人,眼神中会有那样浓烈的感情,似火,好像快要把他烧着了。
  从此以后,天才艺术家的背后总跟着一个普通人类女人,是你。
  人总是贪心的,你开始不满足于现状,你想接近他,最终得到他。
  可你还是不敢搭话,你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,就是学着使用火枪,为他铺平前方的道路,毕竟你最害怕的事就是烬受伤。
  浓烈的感情渐渐汹涌澎湃,每一次都要涌上你的喉咙,甚至脱口而出,可是你不能,你凝视着烬,烬凝视着心爱的低语。
  他永远不会知道有我这个人的。你想。
  艾欧尼亚政府又交给了烬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烬是他们手下最锋利的刀,却又让他们害怕,他们希望借此次机会两败俱伤,坐收渔利。
  你义无反顾地跟着烬去了,尽管上一次留下的伤口还在滴血。
  殊死搏斗的过程暂时不提,烬一如既往地优雅并且残忍,在横尸遍野中向你缓缓走来,一身行头依旧洁净,丝毫没有血污沾上。你当时就傻掉了,直勾勾地盯着他,想到了那句话:“我从污秽和淤泥中复苏,我是灼热的青莲,我是独一的美。”
  “你好.......”你傻逼似地说出这两个字,再就是继续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  烬似乎笑了,用他那好听到可以蛊惑任何人的声音说:“你可以为了我杀人吗,女士?”
  我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啊!你激动地留下眼泪,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枪给了诺克萨斯某个路人甲一枪,一枪爆头。
  “精准。”
  “但你的作品缺乏想象力。”
  你点了点头,夸赞道:“只有你的作品才配得上完美。”
  烬似乎非常开心,语调轻快地说道:“将你杀死,又是我的一部杰作。” 他轻扣扳机,你似乎可以听见子弹在枪膛中低语
  “好。”你抬头望他,细细地看,想要记住他的每一个细节,成为他的作品是你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  又来了。烬看着你的眼神,那种浓烈得哀伤的眼神......他叹一口气,放下了枪:“我还以为女孩都喜欢钻石呢。”
  “烬就是瓦罗兰大陆的钻石。”你认真地说,然后嘟嘟囔囔地小声表白:“我喜欢烬。”
  “金色恶魔,知道吗?”烬转过身,对你的表白不屑一顾。
  你大胆地凑过去,讨好般地笑了笑,两手拉住梦寐以求的大手:“那是金色天使。”
  你感觉到烬一震。
  盛世视你为异端,你却是我的阳光。
  你看着烬,烬也看着你。

我的剧场,名叫人心。